中美围绕贸易摩擦展开接触 境外媒体:两国应走合作共赢之路

参考新闻网11月14日报道称,海外媒体称,在美国和美国领导人计划在G20峰会期间举行会晤之前,美国财政部长已恢复与中国贸易谈判负责人的对话。双方将讨论缓解贸易紧张局势的协议。
尽量缓解贸易紧张局势
根据11月13日香港《信报》网站的报道,媒体询问刘鹤副总理是否在11月9日与美国财政部长Mnuchin通电话,刘鹤是否准备前往华盛顿经济与美国的贸易谈判。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英11月13日在例行记者会上作了答复。
华春英说,可以证实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最近接到了电话。双方一致认为,两国经济团队应加强联系,就共同关心的问题进行磋商,推动中美经贸问题的发展。双方均可接受的计划。
她还表示,至于双方经济团队联系的具体情况,请向中方业务部询问。
根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11月13日报道,在中美两国领导人计划在G20峰会期间举行会议之前,美国财政部长Nouchin已恢复与中国贸易谈判代表的谈判。预计刘鹤副总理与国务院的对话将讨论缓解贸易紧张局势的协议。
一些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的美国官员表示,中国和美国最多可能就贸易争端达成一定的休战协议,美国将暂停对中国产品的关税。双方可以进行详细磋商。
报告称,预计中国和美国国家元首将在20国集团峰会期间就贸易问题举行会谈,中国将于本月初在上海举办盛大的国际进口展览会。在会上,习近平承诺,中国大门的开放不会关闭,只会越来越大,这与特朗普的论点形成鲜明对比。
该报告还称,中国官员不希望两国在G20峰会上解决贸易争端。他们希望达成一个全面的协议框架,然后谈判细节。
报告指出,美国政府在与中国的贸易问题上仍存在严重分歧。美国贸易代表赖特菏泽认为,美国需要继续征收关税,以便中国做出必要的让步。然而,在G20峰会上,它通常是美国财政部和白宫,而不是美国贸易代表。双方解决争议需要时间。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11月13日报道,北京方面已经就交易问题发出了一个可能对特朗普颇具吸引力的信号。习近平上周在上海世博会上表示,预计未来15年中国的商品和服务进口将超过30万亿美元和10万亿美元。如果实现,美国公司很有可能获得大份额。
据报道,过去两周,一些与中国打交道并与特朗普政府官员关系密切的前美国官员先后会见了中国领导人,包括前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和前任秘书长。州基辛格。 1972年,基辛格在美国总统的历史上第一次访问中国。
基辛格对中国的访问尤其引人注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了他与习近平和中国贸易谈判代表刘和的会面。美国官员说,基辛格并没有扮演中间人的角色。
美国政府顾问白邦瑞表示,中国传达的信息更加一致,乐观主义者可能会将此视为协议的框架。
此外,彭博新闻网站于11月11日发表了题为《这些产品表明,要在贸易战中击败中国有多困难》的报告,指出美国和中国正处于新冷战的边缘。美国前财政部长保尔森等专家警告称,如果双方无法解决战略分歧,那么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之间将会出现新的“经济铁幕”。
报道说,在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G20峰会上会晤之前,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愿意达成协议。但是,即使可以克服双方之间的深刻分歧,也可能需要几个月才能实现缓解。企业不太可能从针锋相对的关税中解脱出来,中美贸易的近60%受到这些关税的影响。
报告指出,特朗普领导的白宫将贸易战列为国家安全的重中之重。特朗普政府内部的鹰派人士认为,与中国更广泛的脱钩对于确保美国未来的领导地位至关重要。对半导体等行业征收关税以及对这些行业的出口禁令使美国公司进入该国并停止在中国投资。
根据该报告,华盛顿方法的影响远远超出了美国和中国的范围。新的关税迫使宝马汽车等欧洲公司重新考虑从南卡罗来纳州向中国出口SUV的商业模式。越南等东南亚国家正在中国掀起大量替代制造业。该报告指出,这四个产品突出了企业——充电电池,太阳能电池板,镇痛设备和热水浴缸所面临的困境。仔细研究这些供应链,可以看出中国对原材料的控制,难以驾驭的竞争优势,在国内外寻找替代买家的能力,以及关税报复措施都可能导致价格上涨,引发全球范围内的连锁反应。
中美应走合作共赢的道路
美国《新闻周刊》网站于11月12日发表文章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于11月底出席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G20峰会。与他达成协议并解决与美国的贸易战是他的关注。事件。那么特朗普应该与他达成何种协议?
特朗普的问题是,中国无法满足他的需求:立即大幅减少美国对华贸易逆差。特朗普很可能获得购买更多美国出口产品的保证,但这些变化并未导致贸易不平衡的潜在结构性现实:中国储蓄远高于美国人,而美国人对中国人消费更多。
文章认为,中国可以给予——,美国应该接受——作为投资,而不是交易。特朗普应努力扩大市场准入,更好地保护在中国投资和经营的美国跨国公司。他的目标应该是减少中国公司对现有资产的收购,并增加对预计将在美国创造就业机会的新项目的投资。
德意志银行的研究估计,在中国经营的美国公司的销售额至少是美国对华出口的两倍。例如,通用汽车在中国销售的汽车数量超过美国,但这些汽车是由与国有的上汽集团合资建造的,而不是在底特律。
文章指出,独立的业务能力是更自由和更公平的市场准入的核心。有证据表明,中国终于开始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当特斯拉在上海开设一家工厂时,所有迹象表明它将作为母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运营,而没有中国的合资伙伴。宝马最近宣布,它已将其在中国子公司的股权增加至绝大多数。中国放宽了对内地金融服务公司外资持股的规定,而在美国从事基金管理的富达国际则利用了这一机会。文章认为,中国在美国的投资可能会带来另一个共同的胜利。除了美国进入中国市场外,中国和美国还应该学习日本在过去几十年中在美国投资的非凡成就。根据美国商务部的估计,日本的投资为美国提供了70多万个就业岗位。
未来几十年,中国的对外投资将在全球经济中发挥重要作用。华盛顿应该为确保美国从中国获得大量投资奠定基础,并证明这是互利的。如果美国政策制定者打出正确的牌,中国的投资不仅会带来就业机会,还会减少贸易逆差。特朗普应该欢迎中国提供更多资金。
文章指出,互惠投资自由化将带来双赢局面。现在是两国抓住它的时候了。